加入收藏 | RSS订阅 | 繁体中文 | CREC网站群
  
首页
  
  
企业概况
  
  
新闻中心
  
  
工程与服务
  
  
机械设备
  
  
社会责任
  
  
企业文化
  
  
人力资源
  
  
党群工作
  
  
管理动态
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专题报道
中老铁路建设工地一名退伍军人的自述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8-10 字体:【
 

  老挝,一个山地高原交错的国度,因交通不便,有“陆锁国”之称,突破重山封锁,一直是老挝人民的梦想。随着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推进,一条全长414公里、时速160公里,连接老挝首都万象与中国云南磨憨的铁路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,它将彻底打通“陆锁国”到“陆连国”的生命线。在中老铁路的建设过程中,不仅直接拉动了老挝建材供应、电力、物流、自来水等产业的发展,给沿线居民的生活带去了便利,为当地的孩子生活教育带去了关心与支持,更为老挝人民带去了实现梦想的希望,也正是在这条连接着两国友谊的通道上,发生着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
 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中老铁路参建单位中铁广州局的一名普通员工,一名退伍军人,他叫朱国明,1987 年 12 月入伍,先后服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高炮连和汽车队。1992 年 12月,他以上士军衔退伍后,复转到中铁广州局,参加过南昆铁路、昆明官南立交、哈大高铁、宝汉高速公路等十多项国家和地方重点工程建,2016年,他又奉命到老挝,参加“一带一路”重点工程中老铁路的建设,30多年来,他退役不褪色,始终牢记一名退伍军人的使命与担当,朴实而不失精神,低调而颇有风格,平凡且甘于平淡。
  身份在变 基因不变
  不久前,因项目工作需要,他调到项目4号炸药库担任库管员一职,领导考虑到他当过兵,接触过火炮,对这方面的责任意识较强,同时在工作调整上也征求了他个人的意见,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项目分配的任务。炸药库的位置在一个山丘顶部,山路曲折蜿蜒,车辆上山都需要轰足了马力,更别说人了。朱国明居住和办公的地方不足十平米,三四个人坐在里面都觉得挤得慌,,他却笑称:“那是我一个人的小天地,一个人住起来,清净,舒坦,自在,但是就这么坐拥一个山头,若是在战争年代,这样一个高地那是需要多少人驻守,又有多少敌人眼馋盯着这块“肥肉”,现在我一个人,任务艰巨呀,但是,保证完成任务!”说完眼睛都眯成一条缝,他在显摆他的冷幽默,而我心里明白,雨季雨水充足便用大桶收集起来成为主要水源,旱季,水资源匮乏,半个月都不一定能洗上一次澡,洗菜做饭还得省着用;山路泥泞,崎岖不平,没有交通工具,来来回回是相当困难了;因为长时间的日照和雨水侵蚀,简易房里有几个角开始漏雨,修修补补也能行,热的时候,房板摸起来都能烫手......在他的“小世界”里,一直坚韧不拔。
  房间里简单的布置,进门便一览无余,规规整整,层次分明,其中最显眼的还是床,在我的眼里永远是那么的亲切,“豆腐块”式的被子叠放,陈旧的床单,被套丝毫不影响舒适度,平整而有章法;床头柜里整齐摆放着四件衣服,3套工作服,一套便装;除了日常炸药库巡视工作,每天坚持早6晚12,准点作息。这就是一个退伍军人,几十年的风雨沧桑,几乎改变了他的生活,但部队的一日生活制度还坚持如初。
  牢记责任 主动担当
  从几个和他接触比较久的老同事的聊天中可以了解到,他是一个沉默寡言、不善于表达自己、比较古板的人,但对于工作,那是鼓足了干劲儿,不管别人做什么,他总是抢着干,帮着干,口中一直是那句话“没事,没事,我可以”。从部队到汽修班、钢筋工、施工员,再到现在库管员,一直这样,“顽固不化”。
  “看到别人有困难就得去帮啊,有的还年轻,有的不熟悉,当初也是我的老班长、身边的战友和同事这样一步一个脚印把我给带出来的,那个时候主要靠手工作业,抬钢筋,人工捣固混凝土,检测零件等等,我人比较笨,班长严厉但很负责,手把手的教还是教不会,嘴里一边骂着我,一边一遍遍的带着我做,直到我会了,他才松口气。现在的人聪明了,机械自动化也逐步推行,我只是多在他们面前做几次就会了,因为他们毕竟有知识,有技术,就缺少实践经验,循序渐进,学会了就好了,我们老一辈的人就这样嘛,做好传、帮、带,有人问,我就教,没人问,我也乐意做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”话音刚落,趁着午休时间,又起身去帮旁边驻扎的老挝士兵修理空调去了。
  “几年前,我在宝汉高速12标梁场管制梁,那时妻子身体一直不好,看病,吃药,怎么都不好,直到后面做手术了我也没能回去.....”说到这里他停顿了,眼神里没有了开始的坚毅,恍惚着朝远方的山头望去,拿出揣在口袋里邹巴巴的烟卷点了起来,深深吸了一口。我也没再继续追问,话锋一转,跟他叨叨起平日里的生活琐事。后面了解到,现在妻子病情逐渐好转了,但也成了他心里的一个结——对妻儿的亏欠。在我们这样的施工单位,工期紧,任务重的时候分身乏术,这是多少铁路前辈心里的殇,说好的抽空就回家,那还不是对工程的期许和责任扯的一个幌子,又不能表露出来,只能一个劲儿埋头苦干,安抚亲人,自己在心里偷偷难受。
  心系国家 矢志不渝
  “我觉得,穿上军装,保家卫国是我的使命,脱下军装,服务企业为国家建设出力就是我现在的使命,听党指挥,能打胜仗,作风优良便是永远的初心,也是我立足本职工作的动力。“军人是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,继承了铁军精神的我们,现在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:尽可能的多作贡献,让企业少受损失。这需要大家朝着一个目标努力,共同奋斗,把中老铁路项目建设成优质工程,为地方人民交一份满意的答卷”朱国明说到这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“最近我看央视直播,习近平总书记对退伍军人在国家的历史长河中所承担的使命,完成的任务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并亲切接见了老英雄张富清同志,95岁的退伍老兵,为新中国成立下赫赫战功,但退役转业后毅然选择到偏远山区工作,这一去就是60余年,深藏功与名,却从未向人提及,“我所做的永远比不上那些牺牲了的战友,没什么值得说的。”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诠释了老英雄的一生。我作为一名退伍军人,现如今走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一线,即使条件如何艰苦,环境如何变,我会一直坚守下去,看着中老铁路顺利通车,为祖国和企业做我应该做的事。”
  都说军人是最可爱的人,那是因为他们将祖国的嘱托、人民的安危牢记在心,能够用铮铮铁骨守护一方安宁。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,需要军人冲锋陷阵,为解放全国而流血牺牲;在白鸽飞翔的年代里,需要军人保家卫国,带来和平;在改革发展热潮中,更需要军人为国家建设,为美好的未来和辉煌的事业而努力奋斗,你们无处不在,祖国认可你们,祖国更需要你们。
  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,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——“离开部队快35年了,但我还时常梦到军营里那些日子,梦里有我的老班长、战友和整军备战的画面,是多么的熟悉,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,但半夜醒来才发觉恍恍惚惚一场梦,耳边回荡起的是楠暖河站1号特大桥桥墩机械施工的轰鸣声,“咔嗞,咔嗞……”(张智辉)
  
相关文章
 
版权声明 | 法律声明 | 常见问题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RSS订阅
中铁广州局集团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1042293
联系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进港大道582号 邮政编码:511400 联系电话:020-62863333